西方文学

第二百十三章 爆了,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 本站
  • 2019-07-11
  • 51已阅读
简介 能不能将女人带入主世界?大概是可以的吧。 不过白浪觉得这些与他“不一样”的人去了那个世界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这个女奴已经是这个世界的先天高手,那就在这个世界作威作福好了——若不

第二百十三章 爆了,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能不能将女人带入主世界?大概是可以的吧。

不过白浪觉得这些与他“不一样”的人去了那个世界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这个女奴已经是这个世界的先天高手,那就在这个世界作威作福好了——若不是遇见数十名配合完善的军队本也不会有事。 该付的东西该给的东西白浪已经给了,如若不然就霍青桐自己的本事到死怕也成不了“先天”。

而且借助白浪功力突破的先天带有一丝白浪所在世界的力量,是以与此地自行成就的“先天”是不太一样的——擅保容颜长命百岁只是最基础的。 “日后修炼精深之处,未必不能突破本源位列仙班啊。

”白浪随口扯了个谎,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点战意也没有,倒是颇有一股凄苦之气。 白浪亏欠人?别逗了,白浪怎么会亏欠,他所作所为乃是豪侠勾当嘛。 总之这人身上的玉鱼跳了出来,直接甩出一座光门,橄榄状的光门。 白浪走了进去,身后的翠羽黄衫眼睛瞪的极大,也是冲了过来但是只能伸进去一只手。

“嚯,功力不够啊。

你已经胜过此世其他所有人了,好好修炼武功吧。

终有能全身而入的那一天。 ”白浪消失在这个世界,只是一步之遥他便已经回到了本来的世界,感受着滚滚而来的天地元气,“当真是修行的好地方。

”然后白浪就该迅速调整心情——因为他马上又要打不过大佬的狗了。

这种高低调整倒也有利于磨练一颗武道心灵啊,只不过大部分人若是被这样磨练可能会变成疯子或者早早就挂了。

白浪摸着明显玉质又好了点的玉鱼,“看来杀死某些‘大人物’真的可以帮这个东西充能。 这玩意该不会就是吞噬什么‘扭曲点’之类的玩意来充电的吧。 ”这是一个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白浪觉得自己对玉鱼的看法肯定是真的,否则很难解释这次他为啥又只待了一半不到点的时间,杀了乾隆恐怕就是这样,若是他还能杀了总舵主恐怕马上就能回来吧。

山神庙这里天地元气剧烈震动,白浪这一次一出来,武功立马大暴走。 谁让这家伙在穿越到世界里颇是感悟到了一些东西呢,而杀戮那些重要的人物也将这心中的老虎喂养得未免太过壮实了一点,本来那个世界的天地元气跟规则根本不支持白浪的突破,他也晓得一回来之后肯定会爆——就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白浪顿时跑到了山神庙下面的山谷里——这个好办只要跳下去就成。

在山谷之中他开始打拳,他修炼的武功本就是动功占据优势,不管是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还是南斗圣拳、罗汉仁王拳都是由外而内,那自然是以外门的拳脚来调理体内的真气。

这一次白浪刚刚动手,顿时这山神庙上的天空就出现了旋转的风暴圈,范围包括了整个山头。 白浪的控制风的白虎与罗汉仁王拳之力本来就该那么大,现在范围上没有巨大的跃进,不过其中的威力却整整上升了一个台阶。

狂暴的乱流卷起了山上的草木石头,天空之中被拉来了大量的云朵,使得这一方天地顿时黑了下来。

旋转的气流使得中心的温度下降,这就使得气流的旋转更为有力,带进来的空气越来越多。 风暴圈没有扩大很多,但是风速那是越来越快。 白浪身上白虎的幻影完全凝实,这头数丈长一丈高的白虎迎着风发出了可怖的咆哮,而锐利的风刃也丝毫伤不了这头白虎,反而是随着白虎的咆哮作动。 金钟罩已经很难禁锢白虎了,白虎的西方锐金之气一点不意外地能与南斗圣拳相契合,虽然金钟罩也是金行,不过这厚重的防守反震之神功已经开始被“破开”了。 白浪身上也浮现几乎实体化的一口大钟,先天神功本就该如此。

然而大钟上到处都是锈迹与斑斑裂纹,白虎的幻影还在用爪拍击这口大钟,钟声嘶哑破裂。

白浪一拳一脚都带着大力,地面上被他拳脚带起的风直接刮掉了一层,而白浪自己身上到处都有“小爆炸”。 那是真气不断走岔,然后不断被他强行矫正回来之后发生的冲突,皮肉是没炸开,但是经脉断裂之时皮肤震动,造成了这样的爆裂声。 若不是先天真气,这种就叫经脉寸断走火入魔而死,但是若是不是先天真气,本来走火入魔也没那么大威力。

反正一边炸一边恢复,白浪晓得这真正危险的地方才刚刚开始——现在是经脉里到处乱炸,等会就该是皮肉里骨头上到处乱炸了。

他的武功由外而内练成一身神功,那一旦走火入魔也绝不会便宜到只伤经脉。

这种伤害同样也会由内而外地爆发,第一轮既然是经脉,那后面就该连锁反应动肌肉骨头了。

当时怎么练进去的,现在怎么炸出来。

这样的话就全靠一口气了,看看白浪自己能不能从这其中悟出一条路,将所修炼的武功完全融会贯通收发由心。

不然的话好像也未必会死,但是受伤是肯定的,武功不得进步的话早晚也会因为什么事情被人做掉。 练武这种事情要么一个人躲起来暗戳戳练,到了先天不为人所知却不可能——天象还是会异变的,至少在成就先天的时候会变一变,失控的时候肯定会变所以到了这一步,躲是躲不掉的。 金盆洗手怕是更不可能,若是他不入先天就只有江湖帮派地位搞金盆洗手那没问题,先天之后搞洗手?洗了那也是白洗啊。 何况白浪此刻还是跟大燕国的卫尉府有关系,刚刚才做掉一个先天高手,这里面还牵涉到不少势力,他想要抽身而走怕是不成的。 白浪自己也不想走,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他还有些人要杀,更重要的是他的好奇心——他是真的想要见识下武功这种东西练成神魔仙佛会是什么样呢。

所以这人也是咬牙打拳,心神一动直接便将自身当成了敌手。 “我就不信开武神挂听bg赢不了我自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