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祸国妖王宠毒妃》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水濯缨元真钰小说阅读

  • 本站
  • 2019-07-13
  • 66已阅读
简介 《祸国妖王宠毒妃》小说简介《祸国妖王宠毒妃》是一襟晚照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 《祸国妖王宠毒妃》精彩章节节选:【一对一爽文,男女双强双洁,丧心病狂变态宠】前

《祸国妖王宠毒妃》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水濯缨元真钰小说阅读

《祸国妖王宠毒妃》小说简介《祸国妖王宠毒妃》是一襟晚照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

《祸国妖王宠毒妃》精彩章节节选:【一对一爽文,男女双强双洁,丧心病狂变态宠】前世,水濯缨以十年时间复一场血海深仇。

穿越了,连个落魄嫡女庶女都没当上,穿成一个亡国郡主,沦为俘虏被卖到敌国的丞相府中,当了最低贱的烧火丫头。 命如蝼蚁草芥,随便哪个夫人小姐都可以说杀就杀。

水濯缨微笑。 她的命很卑微是么?那就试试看好了。 夫人要打杀她,夫人被送进尼姑庵,受尽折磨后暴毙;姨娘要灭她的口,姨娘脑颅被虫啃食,面目全非疯癫惨死;小姐要杀她泄愤,小姐清白尽失容貌尽毁,沦为下九流的娼妓。 ……阴差阳错,她被送进皇宫,当了贵妃。 从此一往无前,破开后宫沉沉迷雾,镇压朝堂波谲云诡,纵横沙场金戈铁马,搅乱江湖血雨腥风。

绝色容貌粲然笑靥之下,是一颗七窍玲珑心。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将所有伤她害她之人踏于脚下,...《祸国妖王宠毒妃》第6章女鬼作祟免费试读晚上,行风居的正房中烛光摇曳,沈则煜一个人斜倚在红木嵌螺钿小几旁边,几上放了一壶桃花酿,飘出甜美馥郁的酒香。 外面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沈则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进来。

”门被推开,水濯缨小心翼翼地走进屋里。 沈则煜的后宫团姐妹给了她一件极薄的月白双织暗花轻纱衣,大概算是古代版的情趣内衣,薄纱下纤细玲珑的身段清晰可见,虽然青涩稚嫩,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沈则煜端着那杯桃花酿,目光含笑地看着她:“过来。 ”水濯缨怯怯地低下头:“奴婢……”“你是不是又已经想好了不让我碰你的理由?”沈则煜一笑,拉起水濯缨的一只手,看了看上面那道还未愈合的伤口:“……那天晚上你割自己的一刀,倒是割得挺狠的。

”水濯缨眸光一闪,还没有开口辩解,沈则煜便打断了她。 “不用装了,你如果真的只是个怯懦无用的小丫鬟,我也不会救你。 放心好了,我喜欢美人不假,但一向不喜欢强迫。

”他这话的语气平静淡然,浑然不似平日里那副浪荡倜傥的调调。

水濯缨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直视着他,微微一笑。 “大少爷伪装得也不错。 ”能有这份眼力,就足以说明他并不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沈则煜的生母莫氏在十多年前去世,原本是姨娘的冯氏被扶正,第二年就生下四少爷沈则清。 那时只有五岁的沈则煜,自然成了冯氏的眼中钉肉中刺。 沈则煜这副游手好闲不思上进的模样,恐怕只是装出来瞒骗大夫人,以求自保的。

五岁稚龄就能有如此心思,沈则煜不简单。

沈则煜再倒了一杯酒:“我记得,你是从夏泽国被卖过来的俘虏吧?”“是。

”“那我也不问你原来的身份了,估计你也不会对我说实话,更何况无论是什么身份,现在都没有什么两样。

”“的确。

”水濯缨笑笑。 她有身体原主的部分记忆,夏泽灭国前,她也是一位金尊玉贵的小郡主,现在还不是一样沦落进了尘土泥沼之中。 “你是聪明人,应当明白我的意思。

”沈则煜的那双桃花眼中,此刻目光清明锐利,“你如今在沈府中随时会有性命之忧,我可以给你庇护,但你必须表现出相应的价值。 ”“大少爷需要我做什么?”水濯缨来了兴致。

她现在一无所有,还带着一个亡国俘虏的苦逼身份,最迫切需要的就是倚仗,沈则煜是个不错的选择。

“等到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该做什么,今天不过是跟你把话说明而已。 ”沈则煜往背后的大红色满池娇软垫上一靠,眼角又挑起一缕风流笑意来,以手里的酒杯指了指对面那张挂着罗帐的楠木大床。 “天色也不早了,上去把床暖好吧。 ”水濯缨一僵。

这是仍然要她陪睡的节奏?沈则煜笑起来:“本少爷既然有风流好色之名,理当夜夜笙歌,断没有大半夜把一个美人从房里放出去的道理。 你不愿意跟我睡一张床,那就只能睡矮榻上了,我的被子拿一床给你吧。

”说着撇了撇嘴:“啧,美人侍寝,非但不给我暖床,还要把我的被子分走,本少爷真是亏大了。

”水濯缨微笑,如水墨染画般的眉眼,在烛光下晕出柔和的淡淡光影:“谢谢大少爷。

”沈则煜望着她的面容,微微失神了一瞬间,然后才弯唇一笑,继续自斟自饮。

……水濯缨在行风居里住了几天。

这里的日子好过多了,好吃好穿,不用干粗活,还有自己的房间。

沈则煜的那群莺莺燕燕总共有十几人,难得轮上她去伺候,大夫人也不敢把手伸到这里来。 她抓紧了这难得的清闲时间,一边养身体,一边给今后做筹谋。

沈则煜看过去不学无术,其实在一间暗房中藏了大量书籍,兵法历史天文地理,无一不有。

水濯缨对于这个时空的了解有限,向他请求看书,他也很爽快地答应。 清净日子还没过几天,沈府里又闹出了事情。 沈则煜的生母莫氏在十一年前怀着身孕的时候,突然莫名疯癫,落水而死。 现在,同样怀有身孕的四姨娘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症状,头疼欲裂,神思恍惚,动不动就会歇斯底里地发狂。

然后,有丫鬟半夜的时候在沈府花园里看到了一个怀抱血淋淋婴儿,披头散发的女子鬼魂,飘在半空中,脸上全是血泪,一边哭泣,一边阴气幽幽地反复念叨着:“孩子……我肚里的孩子……”看到这鬼魂的还不止一人,沈府中顿时流言四起,说是这里游荡着一只怨气极重的女鬼,因为自己痛失了腹中的孩子,便见不得别的女子怀孕,一定要把人弄死才罢休。 当年莫氏怀孕,那女鬼作祟害死了莫氏,现在四姨娘怀孕,她就又缠上了四姨娘。 沈府也请来了僧人道士做法,又是超度冤魂又是驱除恶鬼的,鸡犬不宁地闹了好几天。 非但没有任何作用,四姨娘的病症反倒是越来越重了,已经大有疯癫的前兆。 名医神医请了不少,贵重药材也用了不少,只能稍微起到一点缓解作用。 四姨娘的病一发作起来,常常是抱着脑袋在床上乱滚乱撞,惨叫不迭,以至于听雪院的下人们不得不时时刻刻地看着她,以免她又像当年的莫氏一样出意外。

沈忱恭头疼不已。 当年他就是这么失去了爱妻和尚未出生的孩子,现在过了十来年,好不容易再盼来一个孩子,难道又要死在这个女鬼的手上?整个沈府虽然闹得鸡飞狗跳,但这不关水濯缨的事情,她本来并不关心。

直到一天早上,她跟着沈则煜去府里的小湖边钓鱼,碰到了同样在湖边的四姨娘。 今天风和日丽,四姨娘大约是在屋里憋得太久,出来见见太阳透透气。

她没有发病的时候,人还是正常的,只是这些天被折腾得狠了,一副病恹恹的憔悴样子,脸色灰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沈则煜过去草草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自顾自地在一棵桃花树下摆开钓竿开始钓鱼。

水濯缨站在他旁边,目光遥遥落在四姨娘的脸上,微微一动,眯起了眼睛,嘴角弯出一道浅浅的弧度来。

……还真是看见了挺有意思的东西呢。 当天下午,水濯缨就一个人去了听雪院,求见四姨娘。 小说《祸国妖王宠毒妃》第6章女鬼作祟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