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颜倾朝野》玉彼苍,夜焚琴夜心绝泪小说阅读

  • 本站
  • 2019-05-14
  • 24已阅读
简介 颜倾朝野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讲述了男女主角玉彼苍,夜焚琴之间的精彩故事,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林俏儿顺着三子的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有胳膊粗的铁棍真是弯了个个儿,转过身伸手拍拍扶着

颜倾朝野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讲述了男女主角玉彼苍,夜焚琴之间的精彩故事,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林俏儿顺着三子的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有胳膊粗的铁棍真是弯了个个儿,转过身伸手拍拍扶着自己右手的二子:“恩,力气是长了不少,不过要是你再这么练下去,以后还有哪家的姑娘敢嫁给你,你还不把人家给吓跑了,你啊应该向你大哥学学,多念点儿书文雅一点,...听到老伙伴的玩笑话,玉孤刹摇头笑道:“放弃?大哥,你看那小子的眼神像是要放弃的样子吗?”夜依空听到这话,看见玉重纱的眼中满是坚定,一瞬间夜依空感觉这个小子的眼神好像在哪儿见过……时光稍纵即逝,转眼间又过了六年。 夜家的两个女儿已经出落的是亭亭玉立,江湖人称“天下双娇”,姐姐夜焚琴,善抚琴,会舞技,绘的一手妙丹青,长得更是美艳无双;妹妹夜弃琴,弹得一手好琵琶,书的一幅绝妙书法;长子夜闲庭,棋艺天下第一,当朝皇帝知道后,亲自召见,一番对弈之后大加赞赏,遂封其为“棋侯”,享世袭之恩,不过却不同于其他诸侯,只是一个闲云野鹤之侯。

而后听闻夜家双娇美貌绝伦,亲自召见,封长女夜焚琴为平郡主,次女夜弃琴为安郡主,可自由出入宫廷。

也正因为如此,夜家虽名为四大家族之末,实际上却是四大家族之首,而且夜家还掌控着大唐的经济命脉,天下首富。

不过,夜依空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皇帝为了答谢自己当年为他登基出钱出力,再加上自己的夫人乃是先皇的私生女,虽说无法写入宗谱,却深得先皇喜爱,曾当着皇帝的面亲赐丹书铁劵,保其及其夫家平安。

正因为知道这些,所以就算自己有再大的成就再有钱,也不会外露,一切以皇帝为主,便能保夜家永世平安。

而在江湖颇有威望的玉家四子——玉重纱,也已长大,江湖人称“玉家公子”,长子玉丹谷,文弱书生;二子玉画策,天生好武一生以追求武学的最高境界为宗旨;三子玉彼苍,十五岁的时候便成为当朝武状元,但和其父亲一样拒绝入朝为官;四子玉重纱,年纪最小却胸有大志。 正因为四大家族这日益见长的势力,让当权者心里渐生疑窦,可不能明目对其下手,于是只有暗箱操作……玉家——“老爷,林老爷的信。

”“什么?父亲大人的信”林俏儿眉头皱起,怎么这个时候父亲突然来信,马上就是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这时候来信为了什么?玉孤刹拆开信件,眉头也渐渐皱起,旁边的林俏儿走到老爷身边:“怎么了?老爷,出什么事儿了吗?”玉孤刹将信放到夫人面前:“你先看看。

”接过信,林俏儿的眉头锁的更紧了:“怎么会这样?父亲怎么会要让我的孩子迎战?老爷,你看,这事儿?”“此事不必问我,你与孩子们商议看谁愿意去,他们应该有他们自己的路。

”玉孤刹知道此事不简单,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在玉家练武房内“二哥,你的力气又见长了,你看这根铁棍都弯了。

”玉彼苍指了指手上的铁棍。

“哈哈哈,三弟,不是为兄的力气见长,是你的力气太小了。 ”玉画策看见了弟弟手上的铁棍笑道。

“我看看画策的力气到了什么程度了?”林俏儿来到练武房听到他们兄弟二人的笑声。 “母亲大人。

”两位公子见是母亲来了,纷纷放下手中的兵器走到母亲身边,玉彼苍说道:“母亲,你看那铁棍,二哥只用了三根手指头便将它折弯了,您说二哥的力气是不是又见长了。 ”林俏儿顺着三子的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有胳膊粗的铁棍真是弯了个个儿,转过身伸手拍拍扶着自己右手的二子:“恩,力气是长了不少,不过要是你再这么练下去,以后还有哪家的姑娘敢嫁给你,你还不把人家给吓跑了,你啊应该向你大哥学学,多念点儿书文雅一点,人也会变的温柔一点。

”被母亲这么一说,玉画策的脸颊微红强装镇定:“母亲,是孩儿的总就是孩儿的,再说了孩儿天生爱好习武,要是日后孩儿娶的女子不能接受孩儿这一点,那孩儿便不要她了。 ”“胡说。 ”林俏儿叱声道。

“就是二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都已经将人家姑娘娶进门儿了又不要人家,你让人家怎么活啊?”玉彼苍天生的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见自己的二哥脸红的样子,忍不住逗弄逗弄一番。

“你。 ”玉画策刚要回击,便听见母亲问道:“重纱呢?”“母亲,他在那儿呢。

”玉彼苍指着拐角处的一抹身影。 林俏儿看到拐角处的四子,只见他正捧着一本书静静地看着:“重纱。 ”林俏儿轻唤了声,玉重纱立即转头见是母亲,握紧手中的书朝母亲走来:“孩儿见过母亲。

”林俏儿走到软榻上坐下,看了看面前的三个儿子郑重的说道:“你们想不想去参加武林大会?”“想,当然想。 ”最先回答的是二子玉画策,天生一个武痴自是很想见识更多的武功高手。

林俏儿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微笑的点点头继而看向一旁的另外两个儿子,只听三子玉彼苍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对这些一向没什么兴趣。

”“那你呢?重纱。 ”林俏儿知道,这个儿子的想法绝对不一般。

“不去。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