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乡镇园有了创省示范的底气

  • 本站
  • 2019-07-14
  • 54已阅读
简介 ■走进国家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验区特别报道泸县试点任务●扩大普惠性资源●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财政投入保障机制●以财政投入为主的农村学前教育成本分担机制●幼儿园教师队伍培养和补充机制近日,记者走进四

乡镇园有了创省示范的底气

■走进国家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验区特别报道泸县试点任务●扩大普惠性资源●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财政投入保障机制●以财政投入为主的农村学前教育成本分担机制●幼儿园教师队伍培养和补充机制近日,记者走进四川省泸县方洞镇中心幼儿园的时候,园长屈翠岚正心心念念着一件大事。

原来,2016年,该园成为泸州市市级示范园,屈翠岚为此高兴了大半年。 如今,该园即将接受四川省教育厅的评估验收,直奔省级示范幼儿园的目标。

“这在以前,是我们乡镇幼儿园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2008年以前,学前教育是泸县教育“短板中的短板”,财政“零投入”,主体是民办园,幼儿园基本处于“脱管”状态。 面对这些困境,泸县出台一系列举措,并在2016年迎来入选“国家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验区”的机遇,肩负起学前教育改革发展的重任。

如今,泸县试点工作成效显著,建立了“全覆盖、保基本”的公益普惠学前教育网络,构建了“政府投入为主、社会举办者参与、家庭合理负担”的投入保障和成本分担机制,创建了“公招在编教师为骨干,购买教师服务为补充,幼儿教师专业发展”的教师队伍培养与补充机制,并在新的台阶上继续提升办园品质。

村上就有“幼儿班”三级服务网络全覆盖泸县位于四川盆地南缘,是典型的农业大县,根据人口分布特征,泸县合理规划园点布局,“如今,全县每一个乡镇(街道)所在地都有一所公办的中心幼儿园,每一个片区都有一所中心幼儿园分园,每一个人口多的行政村都有一个村级幼儿班。

”泸县教育和体育局局长赵德伦告诉记者。 “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在我们乡镇基本不存在了。

”嘉明镇中心幼儿园园长王永容很自信地谈道。 立在一片田野中间,中心幼儿园是嘉明镇最宽敞漂亮的地方,该园还下辖两个片区园、3个村级班,足以接纳镇上各区域的儿童就近入园。

而在泸县城区,目前只有城东幼儿园一所公办园,面对城区公益普惠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泸县正着手应对,“我们马上要新建一所城北幼儿园,已经进入设计招标阶段,明年还将启动城西、城南幼儿园的建设项目。 ”赵德伦说。

“镇中心幼儿园—片区幼儿园—村级幼儿班”三级学前教育服务网络的形成,使泸县公益普惠学前教育资源实现全覆盖。 2019年春,泸县有公办镇(街道)中心幼儿园20所、公办片区幼儿园40所、公办村级幼儿园(点)69个;公办园在园幼儿13718名,占全县在园幼儿的61%。

同时,泸县还积极引导民办园“转身”举办普惠性幼儿园,如今已有普惠性民办园60所,占民办园的80%。 数据显示,到2018年度,全县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89%,而随着新园的建成,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还将进一步扩大。

多方筹资合理分担保障投入有“续力”屈翠岚2007年到方洞镇幼儿园的时候,园区占地仅一亩。 2012年旧楼成了危房,幼儿园只能到当地小学借地办学,直到2015年新园建成。

新建的方洞镇中心幼儿园占地近15亩,屈翠岚精心设计了园区的每一个角落,“看着幼儿园从图纸变成楼房,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闭着眼睛都知道哪儿是哪儿。

”和方洞镇中心幼儿园一样,近几年,泸县不少幼儿园成为所在地的地标,这直接得益于当地财政的投入。

据统计,2011年至2017年间,泸县县级财政对学前教育投入2亿多元。 此外,泸县向上争取中央、省级学前教育建设项目资金亿多元,向下由各镇人民政府提供幼儿园修建土地近200余亩,出资、垫资幼儿园修建经费5000余万元。

财政的支持确保了泸县普惠性幼儿园的全覆盖,2016年,泸县按每生每年100元的标准在泸州市率先整体落实了公办园生均公用经费,并对拨款标准实行动态调整,保障普惠性幼儿园的基本运行。

在实践中,泸县形成了“政府投入为主、社会举办者参与、家庭合理负担”的学前教育投入保障机制,为各个幼儿园改善办学条件提供动力。

记者走进城东幼儿园时,谈起园区的变化,园长赵雪梅用“衣服穿旧了能够马上换”形容自己的感受,园区的各项设施有了财政“续力”,能够及时更新和调整。 确保教师总量和质量常态化教研促专业成长随着幼儿园的新建和扩建,专业师资匮乏一度成为制约泸县学前教育发展的瓶颈,确保教师总量和质量,成为无法绕开的重要环节。 2010年,泸县人民政府落实了450名专职幼儿教师编制,并从当年起每年以专业化面试的形式公招专业幼儿教师,保证新鲜血液不断输入。 同时,对于县内九年义务制学校中热爱幼儿教育的教师,泸县也支持其转岗到幼儿园工作。

此外,泸县通过扩大县域内职业学校学前教育专业办学规模的方式,为全县预备幼儿教师。

为解决部分园区教师不足的问题,泸县还采取了购买教师服务的方式,聘用“临聘教师”、保育员以及安保、厨师等教职工。 莫乾梅2015年通过公招考试来到城东幼儿园石岗分园,如今已成为该分园的负责人,石岗分园的6名教师全部在编,在舞蹈、音乐、阅读等方面各有所长,这种配置同精致的园区环境相得益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分园大多都是在编教师。

”园长赵雪梅说,园区的“临聘教师”主要集中在中心园,“中心园因为位置的优势,更容易吸引临聘教师,也更便于管理。 ”尽管身在分园,莫乾梅有与中心园教师同等的学习机会,就在记者到来的前几天,她还带着分园的老师去中心园参加教研活动,“中心园每个月都有不同主题的教研活动,我们片区园每周都有自己的教研会,几位老师常常一起磨课,对大家都很有帮助。 ”在泸县“中心园—片区园—村级幼儿班”这个学前教育网络中,完善的幼儿教师培训体系,常态化的教研活动,以及幼教大比武、送教下乡等活动,保证了三级幼教老师之间交流渠道的畅通,帮助他们在专业上迅速成长。 如今,完成了试点任务后的泸县,已经不只是着眼于办学条件的改善和普惠性资源的扩大,还更加关注办园品质的提升。 各幼儿园逐渐提炼出自己的文化特色。 例如,方洞幼儿园的“童心故事,多元阅读”、毗卢幼儿园的“快乐手工”、城东幼儿园的“玩美”活动等。 “创建3—5所省级示范园”是泸县如今学前教育发展的重要目标。

像方洞镇中心幼儿园,这样一所四周都是田地的乡镇幼儿园,同样有了申请创建省级示范园的胆量。 从这一行为本身,不难看出泸县学前教育“更上一层楼”后带来的底气与自信。 《中国教育报》2019年06月30日第1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