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二百三十一章 血腥祭礼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8
  • 142已阅读
简介 安静的花园之中,蝴蝶在花朵上自由飞舞,夹带着淡淡阳光。 独自独立在花园之中,看着手上多出来的这枚水晶球,阿帝尔沉默不语。 “检测到未知信息端口,是否接受?”随着精神力一动,脑海中,

第二百三十一章 血腥祭礼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安静的花园之中,蝴蝶在花朵上自由飞舞,夹带着淡淡阳光。 独自独立在花园之中,看着手上多出来的这枚水晶球,阿帝尔沉默不语。

“检测到未知信息端口,是否接受?”随着精神力一动,脑海中,芯片机械的提示声再次响起。 阿帝尔选择确认后,一股庞大的信息流涌入脑海之中,渐渐在精神海汇聚成一片残缺的冥想法。 而在冥想法的开口介绍上,则书写着血腥祭祀这几个大字。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高等冥想法,虽然只是残缺的,但也绝对弥足珍贵。 感受着脑海中流转的信息,阿帝尔不由一叹:“一出手就是一部高等冥想法,十星学派,当真是好大的手笔。 ”站在原地,回想起库穆离开前所说的话,阿帝尔有些沉默。

他手上这部血腥祭祀冥想法,是库穆方才离开前留下的。 从这部冥想法来看,对方的诚意无疑很足,甚至决心也很强烈。 一部高等冥想法,不论在任何地方,都足以成为传承之物,足以创造一个学派。 哪怕这只是一部残缺的冥想法,里面的内容只有第一层部分,但若是传出去,恐怕也有大把巫师前来抢夺。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出手就是一部冥想法,阿帝尔可以预想的到,若是他最终拒绝了对方,恐怕迎来的,就是对方的敌视。

“这就是纯化药剂扩散的后遗症?还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站在原地,阿帝尔有些自嘲,随后将手上的水晶球收起,看向另一边。 在他所看向的方向,一股微弱的精神力波动正在传来,虽然微弱,但却真实存在。

“十星学派···”感受着远处传来的精神波动,阿帝尔脸色不变,只是抬头,心中静静想着这个势力的消息。 来到翡翠世界数个月时间,对于这个世界的情况,阿帝尔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至少不会像当初刚降临时一样,两眼一抹黑。 十星学派,这个势力与其说是学派,倒不如说是邪教。

在翡翠世界,这个势力在近些年来的存在感很低,但在千年以前,这个势力却很有名,做出过许多令巫师深恶痛绝的大事。 这个势力之所以被称为邪教,除了十星学派那疯狂的作风外,还因为其血祭的习俗。

寻常的血祭倒也算了,屠杀普通人以做实验这种事情,很多偏执疯狂的黑巫师都会做,虽然令人反感,但还不至于沦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但是十星学派的血祭不同,这个学派不但袭击普通人,对于巫师更是疯狂,越是实力强大血脉浓厚的巫师越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以至于得罪了太多势力。 在千年前,十星学派发动袭击,不但屠杀了数百万人,更是一次性血祭了上百位正式巫师,令整个翡翠世界为之震惊。 一时间,十星学派被称为十星邪教,一时间人人喊打,很快就沉寂了下去,虽然还没有毁灭,但在诸多势力的压制下,已经接近消失。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十星学派,恐怕不是消失了,而是悄悄潜伏了下来,甚至渗透了其他势力。 至少,像是之前的库穆,表面上是翡翠城的精英巫师,但是实际上,恐怕就是那个十星学派的人。

“那些被派往遗迹里的巫师,恐怕凶多吉少了。 ”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阿帝尔突然想到。 “血腥祭祀模拟结束···经一万三千七百次模拟对比,分析结果如下···”脑海中,芯片机械的提示声突然响起。 “血腥祭祀冥想法···修习时必须进行血祭,借血祭力量在精神海中冥想血腥魔王真形。

实力越强,所需要血祭数量越大···修习到高层,将对身体产生不可逆异变,影响未知···”“此冥想法危险极大,建议主体不予修行。

”站在原地,感受着脑海中芯片的提示声,阿帝尔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竟然要借助血祭的力量才能修习,难怪十星学派那群人会这么疯狂,以至于人人喊打···”“我如果真的忍不住修行这份冥想法,一旦血祭开始,就算我原本不愿意加入十星学派,恐怕也不行了。

”想着芯片检测后的结束,阿帝尔心中喃喃自语。 冥想法所修习出来的力量自有独特之处,像是血腥祭祀这种需要外力辅助修习的冥想法,所获得力量多半会带着某种独特的性质,一旦沾上,此后恐怕除了加入十星学派外再没有选择了。

毕竟修习了对方的冥想法,就算你不是对方的人,别人又怎么会相信?以十星学派的名声,一旦被人发现了,恐怕立刻就是一个被追杀的下场。

而且以这部冥想法的修习方式来看,这部冥想法多半也是个坑。 “在精神海里冥想血腥魔王真形,别到时候反倒被对方的力量影响,变成不折不扣的疯子。

”想着冥想法里的内容,阿帝尔冷笑道。

在上古巫师的记载里,能够被称为魔王的,只有那种极端恐怖的存在,按照巫师等级来说,至少也需要五级以上的存在才行。

这种恐怖的存在,别说是在精神海里冥想对方的真形,就算是和对方沾上一点关系也是不得了的事情,会引发种种可怕的后果。

“别说是我已经拥有了月神之祭,就算是没有,这部冥想法,也绝对不能修习。 ”站在原地,阿帝尔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就算是有隐患的东西,但好歹也是一份高等冥想法,算是不错的收获。

”看着远处,阿帝尔心中想道:“至少也能用来充实芯片的资料库,为将来推演冥想法做准备。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远处,便直接转身,向着屋内走去。 时间一晃过去了数天。

在一个清晨,在翡翠城中,一股噩耗传来。 一个多月前,由翡翠城派往遗迹的巫师全部失陷,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能传来。 但这段时间,翡翠城也曾派人去遗迹查探,却发现遗迹的入口已经被强制关闭,哪怕以数位正式巫师的力量也没法打开。 顿时,城内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庄园内,对于翡翠城内几乎传遍的消息,阿帝尔并没有意外。 他心中清楚,这件事情,恐怕从头到尾,就是十星学派做的手脚。

翡翠城恐怕已经被渗透严重了,除了阿帝尔已经知道的库穆之外,恐怕还有其他人也是十星学派的内线,所以才能在之前发出召集令,将周围的巫师召集一起,一起去发掘遗迹。

对于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阿帝尔并不清楚,不过对于那群进入遗迹的巫师,他心中却隐隐有所猜测。 那些巫师,包括弗瑞德在内,恐怕现在都已经被人血祭掉了。

静静的闭上眼,想着血腥祭礼中的记载,阿帝尔心中如此想道。

这时,外面的阳光突然摇曳,在大厅中,一个人影突然出现,站立在阿帝尔的身前。

“约定的时间到了,阿帝尔,该你做决定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阿帝尔身前,库穆换上了一身宽大的红袍,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庞上带着笑意,看着阿帝尔的目光就像是看见老朋友一样。 “那么,你的决定是?”看着阿帝尔,库穆的眼眸渐渐变成红色,其中有某种力量在其中涌现,带着磅礴的精神力。

在这瞬间,他身上远超正式巫师的法力波动显露出来,赫然已经达到了蜕变期巫师的地步。

“我的决定。 ”静静的睁开双眼,阿帝尔看向身后的库穆,哪怕在对方那强大的力量前,脸色也没有丝毫变化。 “当然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