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雷霆之主》萧舒全文免费阅读

  • 本站
  • 2019-05-14
  • 83已阅读
简介 由网络大神萧舒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叫《雷霆之主》,文章故事写的很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冷非摇摇头:“什么剑法不剑法,我没练过剑,身体太差练不了武,命苦呐。 ”...冷非随着高壮青年转

由网络大神萧舒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叫《雷霆之主》,文章故事写的很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冷非摇摇头:“什么剑法不剑法,我没练过剑,身体太差练不了武,命苦呐。

”...冷非随着高壮青年转过松鹤延年屏风,穿过宽阔平坦的大院,来到厅前的台阶下。 台阶上太师椅里坐了一个魁梧青年。 厅前是一块练武场,正有二十六青年在练拳练刀练剑,热火朝天。 “总管,这位便是范长发带来的。 ”高壮青年抱拳道。 魁梧青年正打量着练武众人,看也不看冷非二人,漫不经心的摆摆手。 高壮青年抱拳后退,退出五步后,转身大步流星离开。 冷非迅速打量一眼这魁梧青年,又低下头摆出恭敬之意,前世官场沉浮,这是小儿科。

他心思一凝,迅速思忖。

浓眉大眼,眉宇间满是莽直之气。 自己心怀凌云之志,在官场没混多久便已练就了一双善观人的眼睛,这位高总管一看便知不是善茬,蛮横霸道,说一不二。

跟这种人相处绝不对硬碰硬,不能拗着来,需以柔克刚,避其锋锐,否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自己受志向影响,本性强势霸道,受雷印影响,这一世性情更霸道,但为了成为至尊,该忍的时候便忍,龙藏于渊,屈伸自如。

高总管腾的站起,三两步奔下台阶,一脚把一个矮壮魁梧青年踹飞:“***!”“哎哟哎哟……”魁梧矮壮青年捂着屁股惨叫,却飞快的爬起来,站好了躬身,苦着脸叫道:“总管!”“再偷懒,我踹死你!”高总管大喝,瞪大牛眼。 矮壮魁梧青年忙不迭的点头:“是是,再也不敢了。 ”“练!”高总管喝道。

矮壮魁梧青年忙拉开架式,卖力的练起,虎虎生风,完全不同于先前的有气无力。

高总管回到太师椅中,懒洋洋扫一眼冷非:“你姐夫是范长发?”冷非恭敬的道:“是。 ”高总管哼一声:“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你这种弱不禁风的家伙,我懒得搭理。 ”冷非低头不说话,神情平静仿佛说的不是他。 高总管道:“我这人缺点一大堆,只有一桩优点,就是公平!……对,就是公平!不管什么关系,我只看表现,表现好喽我会赏赐,表现不好,任你再硬的关系、再大的面子,我都不会留情面,该罚罚,该赶出赶出去,绝不手软!……你听明白了吗?”“是,明白。

”冷非恭敬的点头。

“明白就好。

”高总管满意的点点头,招招手。

旁边一个削瘦青年急忙过来。

“带他去安置一下。

”高总管招一下手。

冷非抱拳:“多谢总管。

”高总管转过头,目光再次落向场中诸人,摆摆手不再看他。 冷非随着削瘦青年出了府邸往西边走,一直走到这条大街的最西边,来到一间朴素宅子门口。

冷非好奇的看向削瘦青年:“刑大哥,住这里?”他这一路与削瘦青年攀谈,刑飞,进府已经三年,算是外副总管高士奇的心腹。 刑飞摇头道:“有希望成为外院护卫才有资格住外府,小冷你这样刚进府的,关系再硬也不成。 ”冷非点头。

“这间宅子一共住两人,已经有一个人了,叫张天鹏。 ”刑飞道:“你们两个住一起,也算宽裕。 ”说着话他敲敲敞开的房门。 从正屋里钻出一个面目黧黑的青年,相貌英俊,只是受黑黝黝的皮肤拖累。

“刑大哥!”黧黑青年张天鹏热情的叫道:“大驾光临呐!快请进快请进!”“天鹏,这是新来的,叫冷非。

”刑飞笑道:“以后就是同伴了,好好相处,记住,总管最讨厌内斗!”“是是,明白明白。

”张天鹏忙点头:“我去沏茶!”“不用了。

”刑飞摆摆手,扭头对冷非道:“小冷,你可以住这里,也可以回家住,只要辰时点卯时到了便成,晚上临时有事,便可在这里落脚。 ”“多谢刑大哥。

”冷非抱拳。

刑飞笑着摇头,转身径直离开。 张天鹏赶紧跑上前,亲自送他到门口,满脸笑容目送刑飞转过街角,笑容还没退。

冷非也出来送刑飞。

张天鹏转过身时,脸上笑容消失,沉着黑脸冷冷扫一眼冷非:“冷非,哪个非?”冷非往里走:“非常的非。

”“哦,惹是生非,想入非非的非!”张天鹏点点头。 冷非瞥一眼张天鹏。

张天鹏毫不示弱的瞪着他,哼道:“看你这身板,是走关系进来的吧?”“你不是走关系?”冷非笑了笑,迈步往里走,来到了院中央。 两边厢房,一间主房,中央的院子空荡荡平坦坦,旁边摆着一个兵器架。

架子上摆着两把刀、两把剑,及两条长棍。

冷非走到兵器架前,拿起一柄青锋剑,缓缓拔剑出鞘,剑身雪亮泛寒气,胜过寻常刀剑,可见登云楼财大气粗。

“走关系?嘿,我张天鹏可不会做这种事!”张天鹏撇撇嘴傲然斜睨他,眼神透出俯视之意。 冷非端量着青锋剑身,漫不经心。

这张天鹏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瞧不起走门路的,想给自己一记下马威。 自己立誓成为世间至尊,为了这个两世的夙愿,自己可以忍受强者的羞辱与打压,只为了更强,却不能容许比他弱的压在头上。 雷印在脑海里悬浮,上有一缕雷光流转。

他心念一动,雷光飞离雷印。 下一刻,他拈着青锋剑往前轻轻一刺,再一刺。

世界再次变得缓慢,唯有长剑依旧迅速。

再下一刻,世界恢复运转。 敏锐的感觉中,身体与精神又强一分,五官敏锐一分,这种美妙滋味当真余味无穷,可惜一天只能享受一次!“嗤!”破空声响起,寒光一闪即逝。 冷非收了青锋剑,满意的点点头,还剑归鞘。

他将长剑放回兵器架上,扭身回头看张天鹏:“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张天鹏收起惊愕,堆起笑容,上前热情的道:“冷兄弟好剑法!”他心里暗骂倒霉。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么个病秧子竟是个剑术高手,这两剑自己绝躲不过的,太快。

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冷非更强,那自己便要承认,别自讨苦吃去挑衅,搞好关系才是正经。

冷非摇摇头:“什么剑法不剑法,我没练过剑,身体太差练不了武,命苦呐。 ”“那就是天赋过人。 ”张天鹏竖起大拇指:“了不起,将来练剑,一定能成顶尖剑客!”“那就托张兄吉言了。 ”冷非笑道。 张天鹏哈哈大笑道:“咱们能住一间宅子也是缘份,自家兄弟,不须客气,走走,你住这间屋!”他说着扯起冷非往主屋走去。 冷非也没拒绝,跟着他进了主屋,打量了几眼,摇摇头:“这里住不惯,我还是去东厢房。 ”“这怎么使得!”张天鹏忙道。 住在主屋最舒服,一天到晚有阳光照着,哪像东厢房西厢房,只能照半天太阳。

冷非摆摆手:“我住习惯了东厢房,张兄不必多说。 ”“唉……,好吧好吧,听冷兄弟的。 ”张天鹏一叹气,随后哈哈笑道:“我知道是冷兄弟的好意,我生受啦!”他明白是冷非给自己脸面,毕竟自己先前住这边,被赶到厢房难免会郁闷。

这冷非可交,可做朋友。 “笃笃!”外面传来敲门声。 刑飞走进来,看他们两个在院里,笑道:“天鹏,小冷,总管吩咐了,你们两个这个月扫明阳街。

”“是!”张天鹏痛快答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