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驯服小恶魔》小说章节目录阅读5班长职责 表白情书

  • 本站
  • 2019-06-10
  • 4已阅读
简介 驯服小恶魔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异能小说,主角曾凯迪,梧桐驯服小恶魔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这时,欧阳依依举起自己的小手,她说:“我愿意和他做同桌。 ”...前面我

《驯服小恶魔》小说章节目录阅读5班长职责 表白情书

驯服小恶魔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异能小说,主角曾凯迪,梧桐驯服小恶魔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这时,欧阳依依举起自己的小手,她说:“我愿意和他做同桌。

”...前面我们说过,云梦泽是一个特别的孩子。 他呀,战斗力爆棚,可以单挑高年级的孩子,高年级的孩子曾是他的手下败将。 但是,遇到了班上这一群贼精贼精的男孩,云梦泽却只有吃亏的份儿。

常常,十个男孩五个男孩围着打他一个。 各有受伤,云梦泽受伤在肚子上,肩膀,而其他男孩却是脸上破了,嘴巴红了。 这一场架打下来,人家脸上挂了彩,一说出来就委屈,云梦泽绝对理亏,似乎是犯下了天地不能容忍的大事儿。 况且,云梦泽常常做些欺负弱小女生的罪恶勾当。 当然,绝不能排除那些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情况。

云梦泽的同桌是一个女孩,叫朱瑾丽。 朱瑾丽这个女孩子,黑黑的,鬼灵精,在老师面前乖的像个小狗,但是老师一走,小心眼儿,小淘气,可气人了。

朱瑾丽和云梦泽同桌,好事儿没多干,坏事儿可不少干。 时而,两个孩子一块儿低头窃窃私语,笑得贼坏;时而你捶我一拳我又推搡回去。

若要指望这同桌俩相亲相爱一块儿搞好学习,那真是有些痴人说梦。 不过,云梦泽总不至于能撵着朱瑾丽打压,他被欺负玩耍于无形之中也是常有的事。 这天朱瑾丽的手掌心被铅笔戳了个窟窿,梧桐老师并不知道,当堂课的科学老师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朱瑾丽的妈妈便义正言辞痛心疾首地出现在群里头,她批评云梦泽妈妈。 结果,那不走心的云梦泽妈妈出来回复,那个窟窿是朱瑾丽自己用铅笔戳的。

自己戳自己,跟他那混账儿子有什么关系?他的儿子很无辜。 蠢哪!梧桐万万没想到社会发展到今天,云梦泽妈妈以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妇女能这样不负责任地回答人家妈***兴师问罪。 以云梦泽平时在学校的彪悍表现和他留给大家的印象,云梦泽妈妈这样自以为无辜得很,那激起民愤,不过分分钟的事。 朱瑾丽妈妈果真急了,立马出言恐吓,她让云梦泽父母好好管孩子,如果惹了她家的孩子,她们家不会坐视不理。 这是一群什么人?芝麻大点儿的事,非要炒得比西瓜还大。

这家长做的,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也是,这如今,做什么都要凭证上岗,唯独这做家长,不需要考证和考级。

也难怪爹妈们这一路走来晦涩难懂,甚是艰辛!朱瑾丽妈妈又给梧桐发去消息:“梧桐老师你好,如果你空了的时候看到消息的话,我请求你,麻烦你给朱瑾丽调下座位,我不希望她挨着云梦泽坐。

”言辞恳切得几乎要掉下泪来,可想这做***内心被云梦泽妈那随意的回复折磨成了什么样!面对这条短信,梧桐老师回复:“你们家的是女孩儿……其实所有老师在处理类似问题的时候,都会更向着女孩儿,男孩往往挨骂多……请你放心,我会好好过问这两个小孩儿,你不要紧张……”第二天,梧桐老师了解情况。

事实是,云梦泽碰到朱瑾丽的手,朱瑾丽手里有铅笔,碰巧就戳到了手心里。 同桌之间,各有各的地盘。

这上课,谁手里没拿支铅笔什么的?就朱瑾丽要把左手掌心戳个洞,那同桌越界越得很过分哪!梧桐批评了淘气的云梦泽,又嘱咐朱瑾丽去校医室给手掌心多消毒,并提醒他们上课要遵守课堂纪律,跟着上课老师的思路,不要走神说笑话开小差。 对朱瑾丽妈妈,梧桐这样回复:“有的时候,我们过分干预了,娃娃自己的能力就缺了。 现在把朱瑾丽和云梦泽调开,倒像赌气。

过两天,我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说。

”“昨天发生的事是因为上课,云梦泽整朱瑾丽。 朱瑾丽举手想告诉老师,但是他不让,才造成的。 所以,回来她告诉我们是云梦泽把她弄伤的。 她说她举手了,老师还没看到。

云梦泽就拉她手,不要她说。

而且她都没有告诉我,而是悄悄的告诉她外婆,说就是给老师说都要悄悄告诉老师,不然当着告诉老师,过后云梦泽还要打人。

”妈妈继续投诉。 老师继续安慰指导:“我相信你们朱瑾丽,她绝不是那么任人欺负的娃娃。 遇到那么个淘气值武力值爆棚的同桌,要智取嘛。

孩子们要相处六年,这低头不见抬头见。

退避,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朱瑾丽妈妈点头,信服,她表示绝对支持梧桐老师。

两天过后,恰逢一些孩子需要调座位。 梧桐看看朱瑾丽和云梦泽,他们俩再坐在一起真不合适,互相下降,彼此都需要一个好同桌来引领各自美好的人生。

梧桐老师问全班:“有谁,想和云梦泽做同桌吗?”同学们摇头。

云梦泽环顾四周,萌萌哒的脸看不出一丝桀骜不驯。 不过。 他那小小心思里头一定在想:大家一起打架,我也经常被你们打,你们这样嫌弃,难道都是我不对吗?也许有人不嫌弃。 这时,欧阳依依举起自己的小手,她说:“我愿意和他做同桌。 ”“为什么?”“我想管理好他。

”欧阳依依是和张涵翟并列的班长,她小小的脑瓜里已经明白,做班长有责任管理好一个喜欢非为胡作的同学。 稍微考虑,梧桐最终同意。 就是这一个新同桌,让欧阳依依的妈妈担心了很久。

后来,她跟梧桐老师坦白:“我可担心了,怕她被影响,可是她说她愿意。

”梧桐笑,当一个小孩内心萌动出美好愿望的时候,那必须加以扶持。

“我特别注意依依和云梦泽。

我问云梦泽敢欺负同桌吗?他说他不敢。

他很听依依的话,依依把他管得很好。 依依对自己很满意。

”欧阳妈妈对女儿的心思很知道,女儿喜欢管人,女儿对这样当班长很满意。 欧阳妈妈对女儿的担心根本放心不下,她的女儿很招男生喜欢,心思也多,越大越不好掌控。

而后一段时间,欧阳依依真是把云梦泽管理得服服帖帖,那课堂一套整得很有条理。

榕树靠近梧桐,说:“这段时间,云梦泽好像乖了。

”梧桐点头。

是的,巧女儿常伴拙儿郎,欧阳依依对云梦泽,她梧桐对榕树亦然。 不然,学校为啥单让梧桐陪榕树呢?铁定不是因为他小伙子腿长跑得快。 榕树自然不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