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脱马甲】写不动字的折袖 如何增加感受野

  • 本站
  • 2019-06-11
  • 158已阅读
简介 本帖最后由顾念于2019-6-1014:28编辑【会京师】《赤血令》之亡来自荒原的人,一定携带了荆棘的风落日,砸在来处。 我有一柄长刀,我要向黑夜的前方去远方的黑,是未知的,也是清晰的我

【脱马甲】写不动字的折袖 如何增加感受野

本帖最后由顾念于2019-6-1014:28编辑【会京师】《赤血令》之亡来自荒原的人,一定携带了荆棘的风落日,砸在来处。

我有一柄长刀,我要向黑夜的前方去远方的黑,是未知的,也是清晰的我不爱,不恨。 独居,警惕。

我有一柄长刀,刀锋藏于风声的某处我转身,身后,什么都没有。

《飞花令》白大片的白,刀口雪亮的白,绢书柔软的白。

长刀经过荒原倒下一地月光,月光凉薄的白天会亮。 我经过远方的黑伤痕在身后,长出另一片荒原。

身后雪,也是白的我是尚在行路的男子,黑夜比远方还要长一些。

我的眼睛里有整片的世界,有一个人还有一棵树、明月与松石,大雪之后的春光七种武器~墨北方有雪,他安静地经过流放的影子是自由的,自由的像是他惯性的丧,像是多少年来一成不变的寂静。 寒风把头颅带过天空,带过荒原墨色,落在河流的北岸这一生呀,他一直都在行走带着自己的骨头,带着荒凉行走。

在北方有日复一日的黑暗,日复一日的陷落,与重生~静苏醒,在云朵里苏醒天空急速的下坠,急速的喘息。 急切的一支箭从下面射上来三支箭从下面射上来~晓黎明之前,荒原一直在哭啊草木跪着,行路的人也纷纷的跪着大片的血在流淌,大片的黑被沁染一片风声在左边,一片风声在右边有人说花开了那些花,向上的接近光明向下的还在滴血~遇那时候,落在眉间的疼是锐利的,春寒也是锐利的。

这讥诮的凉意以及,目光所至的荒芜,人间只剩一把骨头只是,那些桃花还是开了一朵朵的,柔柔软软的开在黝黑的枝头~悦我可能用错了一个词,比如我说饿。

我终不能抵抗这些,在夜深的时候吃零食,喝啤酒我爱上这样的夜,就像现在我告诉你这些,之后,你说:黑胖子~念当我们的失眠开始重叠,日子就开始过的柔软了姐姐,夜晚的天空安宁辽阔漫无边际的黑像是你的影子,不可抗拒的淹没我~念姐姐,我要在每一个时光抖动的瞬间想你。

就连心跳,都在清澈的想你。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就算六月的惊雷,以及之后的大雨也不能七巧板~赤地平线跃出的火,投射到河流,山川,以及向南的窗台。

投射到我的梦境,更多湖水涌上来水边的阿狄丽娜,响起来梦中的婚礼,响起来~橙比如我要你比如我要华丽的一次跳跃期待时光会带来一些什么比如吃了一瓣橙子比如在梦境里恰好笑出声来群鸟安静的深夜我不知道在期待一些什么然后我写,橙,橙橙是一种形容,是贴着江岸行走是比夜风更轻,比蛙声更浅的你,以及海阔天空的热烈与爱意~黄六月,北地的天空与南方的天空一样的蓝他们说流火,夏日流火。

他们穿梭在六月笑的和我们一样在六月,我无法修饰一些文字它们本身就是生动的,像是麦田、骄阳像是汗水把热爱和欲望混合成温暖,爱的证据被一些土味的情话轻易撼动北地的春天不肯离开,在枝头仍然开着我穿梭在麦田里,汗津津的想你明亮亮的想你,然后夏天来了~绿软软的水流,是你经过的某个春季。 彼时的天空温润桃林,落红如雨姐姐,花已经开过了我只想站在一个地方,听你说话情话抖了一下,在我们之间,一厘米的距离~青忍不住期待一场烟雨期待天黑之前,与你看一场电影生活多么美好~蓝于夜深的某处我安静下来,一些断章开始回溯夜空有深沉的蓝蓝色多么像我的一段意味深长的偶遇在后续的剧情里走了又走,停了又停~紫月光落在骨头上,落出一层思念想为你写情诗但守着光阴,这样与你讲话,也好~暗涌也像画眉,守候越过春天的时光因此你与我说起的某个梦某个发光的空之城,你说想念你说天空真蓝呀远方的雨是清亮的,也是急促的~飞鸟那就停在六月吧浅滩的水鸟,在这样黑的夜里与我对视六月的风在你的唇间停留了片刻片刻是一场较真的角色扮演,由此我爱上这样黑的夜适宜的与不适宜的把一切都拿给我吧,我要的是你以后的时间。

一些进化中的骨头,铭刻的一只水鸟在向你飞去~六月雨想和你聊一场雨,聊这个六月想把我的月亮给你,把六月之夏,把坦荡、清亮的爱意给你。

雨那么热烈的下着。

Top